美国华人网FuninUSA_唐人社区_北美华人论坛:找礼品卡,找折扣,找报价,找工作,找内推,找项目,找股票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点击进入授权页面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这组魔性图:单身狗看完瞬间受到一万点暴击
  • 妹子捡到报废AE86:亲手改装之后彻底惊艳
  • 走进价值1000亿英镑的保险库:英国王子都服了
  • 活久见!猪竟然成了机场工作人员
  • 男子吃感冒药开车追尾 交警:处罚参考毒驾
  • 120岁世界最长寿男人:至今仍是“童子身”
  • 《大圣归来》香港上映票房惨烈 4天收入不到2300港元
  • 刘嘉玲晒照谢粉丝 竟给自己脸上墨镜打了马赛克
  • 16岁少女发狠节食减肥 一个月暴瘦18斤后贫血而死
  • 涨姿势:剥了柑橘的手不要摸气球 会爆炸!
  • 美国圣诞节大采购一般是从感恩节之后开始的-美国生活指南
  • 在美国27个主要城市,你需要赚多少年薪才可负担买房费用-美国房产信息
  • 赌城房跳升一步!不是都在说赌城房价缓涨吗?-美国房产信息
  • 川普的胜选,移民政策是否真的会收紧呢?-美国移民指南
  • 美国9月房价指数反弹,并升至历史纪录新高-美国房产信息
  • 纽约三大华人小区的房市情况-美国房产信息
  • 希拉里团队将参与绿党候选人吉尔·斯坦发起的威斯康星州重新计票-美国生活指南
  • 美国旧金山湾区房地产的历史-美国房产信息
  • 纽约三大华人小区的房市情况-美国房产信息
  • 明年第一季度美国地产可能成为交易高峰期-美国房产信息
Logo1-800-PetMeds Free Shipping $49Take $10 Off Your First Order w/code: SAVE10 - 234 x 60
ASICS AmericaPagoda Piercing Banner 234x60Sierra Trading Post
搜索
查看: 3009|回复: 1

海归 -海归漫谈:阴霾、咽炎、哮喘、防范- 唐人社区|北美华人论坛|海归网

[复制链接]
TA在交友中心
0 0 58
  @ME:   

25

主题

80

帖子

136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36
QQ
发表于 2016-9-25 16:20: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分享到:
{$content}

唐人社区-北美华人论坛-海归网-海归漫谈:阴霾、咽炎、哮喘、防范


  Returnee
标 题: 海归漫谈:阴霾、咽炎、哮喘、防范


海归漫谈:阴霾、咽炎、哮喘、防范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7287 次 (13186 bytes)
字体:调大/重置/调小 | 加入书签 | 打印 | 所有跟帖 | 加跟贴 | 当前最热讨论主题
本文内容已被 [ 我爱丁二酸钠 ] 在 2016-09-10 08:06:51 编辑过。如有问题,请报
告版主或论坛管理删除.
这次在美国呆的时间比较长。今天早晨我正在刷牙,突然大叫,“我的咽炎好了”。

记得是2007年11月15日,当年的老同学、现在某重点大学的副校长在美东地区我家住了
一晚上,早晨起来看见我前院居然仍在盛开着的洋玉兰花,来一句“你居然能种出来反
季玉兰花!”。

我陪他在附近转着,老同学说“环境不错!”。我说“美国郊区都是这样,谁让你就在
MIT旁边、查尔斯河对岸的留学生家里了解美国了?”

他接着说“这天真蓝!”。

记得在20多年前我在中国的室友从留学英国到了留学美国,两个大男人也居然煲起来了
欧美之间的长途电话粥,这老弟说了句“美国的天真蓝”,我接了一句“谁让你在英国
那个阴雨地方呆那么长时间?”。

记得在20多年前我也由欧入美,在美国大学校园饭堂里也是听到这样的感慨“美国的天
真蓝!”

我就纳其闷了,难道中国没有蓝天?

我在1990年出国留学。作为一个农村长大的,我最喜欢的常见自然景观就是蓝天白云了
,也最喜欢仰望天空了。秋高气爽、云卷云舒、白云苍狗、棉花套子。在这个白露的节
气,拖拉机已经把一些早熟的玉米地深耕了一遍,准备秋分季节种冬小麦了。我曾经四
脚朝天地躺在那松软的新土上,望着上空,真的是愿意欣赏什么就有什么,愿意想象什
么就有什么,只要你想象力丰富,只要你躺的时间足够长。家里面的严格教育,不许坐
门槛,不许蹲地上,更不许坐或躺在地上,可是每年我都要在新耕的土地上躺上一两回
,一直到1977年秋天的最后一次躺。

记得儿时的表姐,她只把有一朵朵白云的天才叫晴天。至于没有云彩的蓝天,她不认为
没有一丝云彩的蓝天为晴天,当然了我犟死理地和她辩论着。

秋天,仰望天空,春天俯瞅土地。向地面上瞅,我固然是寻找已经渴望一冬天的绿。四
五岁以后的我,每年二月底就抱着这种渴望,在墙的南侧,在沟渠里面的向阳处,寻找
最先从土里伸出来的那一棵棵我尚未查出来名字的独根草,独根草对我胜似报春花。当
然了,我随后几天就会去寻找可以挖的最先报春的野菜 --- 荠菜。早春的荠菜是喂人
的,不是喂猪喂兔子的。

除了仰望、俯瞅,我还可以平视60公里外的碣石山,对一个生长在全县海拔不超过15米
的地方,对海拔近700米高的碣石山是那样令我向往。到前村打酱油醋,我回来的路上
要专门从村东头有很高宅基地的人家边上的小路隔着大坑向东北望去,望一眼瓦蓝瓦蓝
的碣石山;背着从村西的地里拾来的柴草,弯腰弓背赶路的时候,我也会偶尔抬头望一
望东北方向的碣石山,看那半山腰似乎有一道白色痕迹的碣石山;我有时候甚至登梯上
房(去年还干过),也是为了看一眼碣石山,有时候还把远处隆隆的声音和碣石山联系
起来,认为那是开山炸石。碣石山最高峰娘娘顶从我家方向看去就是一个桃子竖着放的
上部形状,两个看上去差不多高的山峰完美对称构成了一个小豁嘴。我一个小伙伴说有
一天他看到了一块大石头滚落下来,现在看来是有些太夸张了。

顺便介绍一点地理旅游常识。中国大陆近海最高的山是青岛崂山,海拔近1100米;碣石
山只能排第二。中国台湾海岸线上最高峰是新港山,海拔近1700米,中国香港的最高峰
大帽山海拔960米。而整个南北美洲大陆长达2万公里的东海岸近海最高峰只有450米,
在缅因州的阿卡迪亚国家公园。

当时的春秋天,这么浪漫的农村小男孩(现在的理工科男)估计在960万平方公里上并
不算多。

一直到现在,我最爱的仍然是这片天,这片土地。穷人可能欣赏不到美人、欣赏不到名
画、无法拥有成捆的钞票和成堆的黄金、无法周游列国欣赏名山大川,但是可以享受蓝
天白云,只要你有那份悟性,只要你有那份雅兴。

我做过几个NASA资助的项目,当然知道航天飞机、宇宙飞船中水和空气是奢侈品。可是
我真的没有想到,在地球上有数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蓝天、空气、水就居然已经是
奢侈品了。

所以,在2007年11月15日,第三次听到中国人感慨美国的天蓝时,我就见怪不怪并且很
理解地接了一句,“是啊,现在中国阴狸(li)天很多”。老同学不客气地说,“什么
?那叫阴霾天,大才子!”。

看来我对阴霾太不熟悉了。

感谢老同学当我的一字师!

他是在16号飞回国,我是在17号飞回国,所以我至今仍然记得很清楚。18日,我和另外
一个现在已经是副部级大官儿的师兄陪导师(老先生今年94岁,中科院院士、原政协常
委)去杭州开专业年会。从北京飞杭州,我一下子就体验了什么叫霾。我当时想到的是
,西游记里孙悟空翻着筋斗云看到的妖雾是啥样的?

先说那次出北京机场吧,一下飞机,一股焦煳的味道冲鼻而来。开车一路几个小时,都
是这种味道。

2003、2005年国庆我回来时根本不是这样的呀?北京、沈阳都是蓝天白云的好天气呀。
只是在2003年10月4日下午三点多,坐车回家到本县县界时,发现这大晴天里这高速公
路周围怎么下着雾啊?难道秋天空气湿度也这么大?更多就没有去想。

可是2007年这一次,我头几天内就是觉得到处都是烧湿秸秆的焦煳味道、久久不去,即
使是我住在直辖市的近市中心处。

白白烧掉玉米秸秆?!

我小时候能够捡到玉米秆给妈妈当柴禾是我的几乎不可能的奢求。我只能秋天里用耙子
搂草和玉米高粱的落叶、夏天里用手从紫穗槐树丛里捧出来细小的紫穗槐叶,下霜后到
臭椿树下捡臭椿树枝(下霜的早晨会自动落下),晚秋初冬到地里刨茬头(玉米杆、高
粱杆贴地皮用镰刀收割后剩下的地下部分)、深冬里我要拉着沉重的大耙在地里搂草根
,为的就是家里有足够的柴草做饭取暖。最苦的是,在深秋起大早到路边的杨树下面用
耙子挠杨树叶,在下完露水或者霜以后,两面变湿的杨树叶就负重落了下来。用耙一挠
,那个杨树叶一翻身,潮湿的两面就都沾上干土,那一个干树叶的四五倍的重量就出来
了。我在晚秋太阳还没有出来的早晨出来拾杨树叶,背着不到半笊子的露水、树叶和泥
土走一两里地回家,笊子+露水+树叶+笊子本身有40来斤重,身上倒是从冷冰冰变得热
乎乎的了,我连忙吃完每天不变的早饭高粱米粥就咸菜,就背起书包去上学了。我13岁
以前的日子就是这样度过的。

前天从小木屋度假回来的路上,小女儿要我连续讲了五个有我家人(ancester)、有动
物的真实故事(傍晚我忘了开鸡窝门母鸡上树(重复N次),黄鼠狼半夜拉鸡爷爷去追
(重复M次),河套里有独狼跟踪我爷爷的胶皮大车,爷爷家院里怒斩青蛇,姥爷夜间
玉米地开枪打狐狸未着)以后,还要我继续讲一个,我就讲了我儿时搂草打兔子的真实
故事(当然没打着)。

听完故事,小女儿就开始叫饿。我们又不得不返回去17mile去吃饭。朔旧踪的路上,我
心情复杂地说了一句:“不懂事儿(不明白道理)的小孩子最幸福快乐”。

家里领导接了一句:“像你那样从小懂事儿、干活儿、勤俭、孝顺、筛土面挣了5块钱
还给你奶奶姥姥一人五毛,有啥用?一辈子幸福吗?一辈子快乐吗?”。

我,“穷人孩子早当家”。

领导:“没有那么多的穷人孩子早当家,否则就没有穷人了”。

我:“好吧,我忧国忧民,我从小就是操心的命,为家为国为世界”。

领导:“算了吧,连老婆孩子都不养”。

我:“贪官、既得利益者、骗子们都爱的国,我也得爱呀,得用实际行动爱呀”。

领导:“哼,有你啥相干?”。

我:“耗尽资源、污染了环境、以工人的健康甚至生命为代价,那挣得是缺德钱。咱挣
得是积德钱,反正我死后肯定不会下地狱。我做环保产业,做资源化回用,其实是我在
帮着一些应该下第17层地狱的人挪到第16层、甚至第9层地狱上来”。

领导:“你还有完没完?”。

。。。。。。。。。

我:“这西红柿2.49$一磅,一磅半大的龙虾才5.99$一磅,这都是啥事儿?”。

领导:“那是有机的西红柿。想吃龙虾你就买,别那么多废话”。

我:“那龙虾也不是无机的,没有不是野生的”。

领导:“你有病啊!”

我可能有病吧,从小受的教育加上有丰富辛酸的拾柴拔草经历,我看着那些玉米秆被白
白点着,而且是形成阴霾的主因之一,实在不能忍受。我很多次在想,如果有时空隧道
,让我从现在穿越到1972~1977年,我每次能够带回去几捆玉米秸秆该有多好!那时的
我,就不用迷迷糊糊地在天刚蒙蒙亮时就起床(起炕),就不用打着哈欠缩着脖儿,冻
得哆哩哆嗦地挠树叶,背着死沉死沉的笊子回家了。

07年11月份的回国对我真的触动很大。从国内回来,我就和领导请示,说我可以做多种
废水处理,可以做多种废气治理,我会做秸秆发酵制酒精,我还会做天然气精加工,会
做海水淡化,我有很多独门技术,回去可以大派用场。

领导:你那样想了,我就没法劝你了。反正你这样的十条牛也拉不回来的,我管不了你
。但是以后后悔了,别来跟我说,一句也别说。

所以,为了祖国人民的环保事业,我就离妻别子、不远万里回到中国。

可是,国内的污染不那么容易治,国内的工程合同不是那样容易拿,国内的博士生硕士
生也不是那么容易带,国内的论文和专利也不是那么容易发,国内的科研费也不是那么
容易申请。但是带回去的美元,很容易花。

最主要的,国内的人们已经适应了喂人民服的雾,而我适应不了,我做不到自强不吸。

别人闻不到气味的地方,我还是闻的到。

我去过一个年产值过200亿元人民币、曾经是行业第一的企业,我不能想象这样的公司
的董事长所在的办公楼就是被浓烟浓雾粉尘包围着。

我去过一个年产值最高为180亿元人民币、曾经是全世界龙头老大的企业,我不能想象
这样的公司的总经理办公室就是被馊臊酸臭香苦味笼罩着。

初到美国时,每天都是蓝天上飘着白云,与欧洲差不多。若说有不同,就是我读博士时
在的那个国家的那个城市,一年中从来没有乌云密布,只有一半时间是蓝天上飘着白云
,而且差不多是那块云彩都有雨。这种气象现象,我仅仅在冬季的佛罗里达半岛南端亲
历过。或许地中海式气候的加利福尼亚也是这样。我们中国大陆北方有蓝天白云一般是
在秋高气爽的时候。

中国北方的秋高气爽、蓝天白云,欧洲某国的一年中连续一半时间青天白日、无一丝云
,另一半时间蓝天白云、那一块云彩都有雨;美东地区的一年四季、蓝天白云、降水均
匀。这都应该是属于自然现象,至少几千年甚至上万年就大致是这样的。

对于20世纪时、身处中欧美的我,欣赏蓝天白云、享受新鲜空气,这属于最自然不过的
事情,就像享受清洁的水一样,可以说是习以为常、熟视无睹、司空见惯。

可是在千禧年交错之际的前一个春天,也就是我来美的第二春天,我每天畅意地要打三
四个喷嚏,再逐渐打五六个喷嚏。再过一年,春天里每天的喷嚏就是十几个了。我不免
地在中国同事中提起此事,一位女同事说,那是你中招了,你属于花粉过敏体质。后来
通过读书看报,才了解到,一万多年来不管先后,都是来自旧大陆的印第安人、欧洲人
、以及东亚人,都不是天然地对花粉过敏有免疫能力的。有的报道说,华人有15%是对
花粉过敏的,还有的说有高达30%的。

记得我奶奶讲过她年轻时对漆树(产的天然漆)过敏。既然我不幸有这方面的遗传,也
只好认命,甘当那15%的少数人吧。

可是以后逐年严重,那种难受劲就不多描述了,以至于到最后右肺还要有哮喘来作为每
年春季患花粉过敏症的最后阶段。未曾开言肺先喘的感觉可是很难受的,除了吃抗过敏
药,我也别无他法,尽管我的研究发现之一就是膜式人工肺的传热传质及流体力学原理
,我也不至于为此把哮喘的右肺换成体外人工肺呀。



所以,我回国发展的动机之一,就是躲开美国春暖花开的四五月的花粉过敏。

在我头几次回国,我觉得国内空气质量或空气能见度与我出国前相比,并没有多大不同
,除了在第一次回家的10月4日下午见到高速公路两边都是浓雾,而路过的其它地方仍
然是晴天白日。

我初回国时,一个堂叔,出自日本侵华期间没有离开北京回老家的另一枝本家的堂叔,
电话里对我说,“北京的太阳是蓝的”。我想这也太夸张了吧,红彤彤的太阳怎么会是
蓝的?我记得只有《四世同堂》里面蓝东阳的脸才是蓝色的。

可是,在2005年10月10日,在北京西苑饭店,我真的是见识到了蓝太阳,我还拍了照。
蓝太阳就蓝太阳呗,我还是没有感觉到什么的不同。

而我在每年4、5月份回国,的确没有再因花粉过敏而哮喘,这让我感到真的很惬意。

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当我真的回国长期住下来以后,哮喘还是最后找上门来了。



先说我一个表妹一家回国。在美国已经是Assistant Professor的表妹夫是以当时中国
最年轻的973项目首席的身份于2006年回国的,科研费一下子就有了6900万,让人好羡
慕。可是当他们回来几年后才跟我说,他们出生在美国的、回国时四五岁的女儿嗓子一
直哑了半年多,他们也不能再生第二胎了。表妹说,这算是回国的代价吧。

我当时还很不客气地说,你们倒是更早告诉我呀,兴许我就不回来了。

可是开弓没有回头箭,箭射出去的时间越长、距离越远,回头的可能性就越小。



再说为什么国内空气,无论是春秋冬夏,它都有导致哮喘的可能?

哮喘这破病的发作,需要过敏体质作为内因,还需要环境中的诱发因子作为外因。

空气中有哪些诱发因子呢?



2014年春天,有一个哥们说,他能够在近日内见到一个大人物,让我把我能够在国内做
的事用≤20个字描述给他,他会呈上去。我说的是“北京的阴霾天是内源性的,我们可
以做部分治理”,正好20个字。

大人物听过以后当时的回答是“你能确认吗”。他一个非搞技术的,在那个特殊场合当
然确认不了,此事也就不了了之。

2014年11月1日,国内新闻媒体宣布一条消息:

经过科研部门长期追踪观察研究,构成北京地区阴霾天的PM2.5的近70%是本地产生的,
在干重基础上的分析结果表明,这些雾霾成分的8%是碳粒、11%是铵盐NH4+,16%是硝酸
盐NO3-,17%是硫酸盐SO42-,24%是液体有机物,其余是地球化学元素(土壤成分)。



厚德宰雾,自强不吸,不喂人民服雾。能吗?行吗?成吗?



根据不同源头,有以下数据供各位网友参考:

城市 2014年平均PM2.5值 (单位是微克/立方米空气)

北京 83

天津 86

石家庄 123

济南 91

郑州 88

青岛 54

威海 41

西安 76

武汉 80

成都 73

重庆 63

合肥 80

长沙 75

南京 74

上海 52

杭州 61

宁波 46

南昌 50

福州 31

厦门 36

广州 47

深圳 33

海口 22.4

三亚 18.7

———————————————————————————————————————

纽约 14.5

认为对人体有害的WTO标准值 35

WTO建议所处环境的PM2.5值, ≤ 25



在中国大陆,有最好空气质量的城市是三亚,但是空气质量仍然不如有1700万人口的大
纽约。

至于PM2.5对人体有什么坏处,这是很容易在网上查到的,我这里不多赘述。



您、或者您的配偶,如果想回国,报效祖国也好、完成使命也好、升官发财也好、吃喝
嫖赌也好、封妻荫子也好、荣归故里也好、落叶归根也好,请您考虑这个表格,这是我
的善意忠告。

我今年六月底七月初回美时,看到一份中文新闻报道,说中国人的寿命因为空气污染,
每人减少2.04年,我不知道他们如何统计、采用何种数学模型,如何精确到小数点后两
位算出来的,有准还是没准,反正够吓人的。



这里做一个民意测验:如果我给你200万美元,把你的天然寿命减去2年,您愿意吗?

我认为,即使您现在爽快地回答“愿意”拿命换钱,但是死到临头的时候,您还是不愿
意。或者说,如果我能够为你延长2年寿命、让你无病无灾地多活两年,你倒是愿意给
我200万美元,如果你有的话,您宁愿拿钱换命。



阴霾不阴霾,主要有地形(地理环境)的影响、风向风力的影响、降水量及降水量年分
布的影响、以及人类活动的影响。

人类那些活动让空气中的PM2.5升高?

家庭取暖做饭用燃煤,

工业、城市采暖用燃煤锅炉

家庭、餐馆、饭店、街头摊的煎、炒、烹、炸、烤、烧。

野外大面积烧秸秆(半湿的秸秆),在山东、河南、河北、吉林等地走高速时常看到。
我说的是去年和今年,2015年和2016年。

大量的机动车船,尤其是质量差的车和质量差的油。

化工厂(包括制药厂、农药厂、湿法冶金厂等)、油田气田、炼油厂、钢铁厂、热电厂
、炼焦厂(包括陶瓷行业用的传统气化炉)。

农业用化肥(施肥后,磷酸氢铵、碳酸氢铵、硫酸铵、尿素分解后的氨挥发)。

养猪、养牛、养鱼等产业产的含氨废水废气。

油库、加油站。

城市生活污水处理过程中的氨挥发。



局部封闭空间内的PM2.5急剧升高还包括吸烟,众多人同时吸烟。



我自1988年以来研发的、掌握的、经过花费1700万美元(仅是2000~2008之间的数据)
的科研费得出结果的,手中积累的、特有的、有专利权的工程技术,包括多种废水、废
气中氨的脱除、回收、纯化、富集、浓缩、资源化回用;包括油田、炼油厂、化工厂排
放的各种挥发性有机物的回收。

这差不多覆盖了PM2.5中铵盐、硝酸盐(PM2.5中的部分硝酸盐是氨经光化学氧化产生的
)、有机物液滴的减少治理。



回国环保工程好做吗?不好做。

回国钱好挣吗?不好挣。

回国治阴霾能自己先不哮喘吗,难。



回国,光有技术不行,还要有门子、路子、靠山。

我有吗?记得2005年10月份,在北京西苑饭店,我家的那份著名的远亲的一个亲戚和他
的一个负责火炬计划的朋友,劝我去长三角、珠三角发展,用了三个多小时,光茶水钱
就花了一千多。可是我无动于衷,我当时仍然是想在污染严重的北方发展。这相当于入
了魔道。



“你的技术再好,我可以不用你的”,这句话,我至少听大型研究院、大型央企的老总
、总工一级的讲过三次。

就算是2008年以前,美元兑人民币是1:8.3时,拿回国内的一两百万美元真的是不算什
么,三下五除二就能花掉的,只好回美再跟领导要。因此领导的脸是越来越从赵丽颖型
向范冰冰型过渡。

我好在专业一点也没有扔,哪怕是离开学校后在国外著名期刊杂志专业论文还是大大的
有,因此又在国内一个著名大学聘为教授、实打实地亲自带着博士生硕士生(课题组内
除了我自己之外只有研究生了,没有任何其他助手,平均一年有4~5个研究生毕业。而
这个大学,这个著名专业,如果研究生要毕业拿到学位,不管是硕士还是博士,都要求
必须在国外SCI摘录的期刊上发表一篇论文)。

亦产亦学,这也算是两条腿走路吧。这就意味着既要做基础研究(大学里,写项目申请
书,发论文),又要做应用研究(公司,高科技型的公司,要有很多专利要写),管理
(公司内部),市场(对外营销),还要照理着美国这边的一摊。一个人打两份半分工
,人很累,真的很累,真的是身心俱疲。

论生意上的关系,国内读书时的硕导博导都已经退休,而同学几乎都是在学术界发展,
没有当总经理、总工、市长、副市长、处长、司长、企业家的可以帮我。

论带的学生的素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从1500万同龄青年中招取的28万中的一个,能够
跟现在从950万同龄青年中招取的720万的一个人的素质相比吗?哪怕都是来自985学校
,且不说现在绝大多数优秀生都出国读博士。



这样的回国才真叫傻!

“你别跟我说你在美国申请13次联邦一级科研费成功拿到8次。我告诉你,你在中国申
请13次你一次也未必拿不到”,当年海归、当年给我提供出国机票的师兄、现在的副部
级领导,真的是对我直言不讳。

还真的是被他不幸而言中。某类国家项目,我申请4次,才拿到了1次。

好在我现在也上了路,负责着几个国家级(科技部、发改委、环保部、海洋局)的项目
,有的已经成功验收,一些甚至实现了规模化应用。



国内做环保,我把它描述为“逐臭而行、甘居下流、藏污纳垢”。

这十二个字有多种解释。

在本博文的第二部分的结尾部分,我把国内环保行业描述为“逐臭而行、甘居下流、藏
污纳垢”。

逐臭、下流,藏污纳垢,这都是些什么词儿?!

环保,是环境保护的简称,没有环境污染,当然就不需要环境保护。

污染的特征,从人的表浅感官感觉来讲,不就是臭、馊、酸、骚、污、垢吗?

废水,工厂耗用了新鲜河水、水库水、地下水,排出来的废水不就是去了下游了嘛。



我当然记得,在2012年去石家庄平山县看完西柏坡重点红色文物以后,再去赵县看国家
重点保护文物赵州桥时的情景。桥下急涌而下的污浊河水翻腾着浪花,一阵阵酸臭钻入
鼻孔。我当时想,在洨河(俗称清水河)上巍然耸立了1400年的赵州桥(安济桥,我小
学语文课本里就学过)还能够140年后不塌吗?

河水、地下暗河中的二氧化碳(碳酸气)都对石料的主要成分碳酸钙有那么大的侵蚀性
,何况这含有多种无机酸有机酸的、其pH值远远更小的现代废水?



做环保,当然要去有臭味有毒性的地方,通常是去治理工厂下游排出来的废气废水废渣
。而把这些通常被视为废物的东西回收回用,实现资源化,达到零排放,这是现代环保
的理念。

所以,通常的环保,做得到的是逐臭而行、甘居下流,现在新一代环保还应该有藏污纳
垢的功能。

世界上没有污染,只有被放错地方的东西、被浪费的东西。



通常的环保,是做加法,向废水废气中加酸、加碱、加其他化学药剂、加电。其特点是
,或许投资低,但是运行成本高,甚至非常高。

新一代环保,应该是做减法,除了设备过程耗电,应该是从废气废水废渣中向外拿出有
用物质。其特点,投资一般高,但是运行成本极低。



一个好的设备或过程,应该具有这样的特点:让业主买得起马、配得起鞍、喂得起草,
而且这个马、哪怕是千里马,还应该寿命相对要长、要身体壮不得病、不尥蹶子踢人。

传统环保设备或过程,一般不符合配得起鞍、喂得起草的特点。这就让国内的大多数环
保最后沦落为伪环保、假环保。也就是花上一点钱,上了一套设备或设施,开始时开上
一两个月三四个月,然后就把设备停下来,电钱、药剂钱就省下来了。除非,有环保局
的内线事先打电话通知你,他们要来检查了,这些设备才开起来,一测数据,达标。

周围的居民,仍然是受着那污染,该得癌症的得癌症,该死的死。

八路军和共产党,一起糊弄老百姓。我说这话反动吗?



我经常想到的是,你中国的大多数企业家,其实就是挣了个缺德钱。有些官员贪污的钱
,则带着双份的缺德。

你把出口价格产品定的那样低,你把劣质工况下工作的一线工人的工资压得那样低,你
耗尽老祖宗几千年留下来的宝贵资源,你从国外进口有毒的矿石化学品,你把产品卖了
以后把剩下的都一股脑倒了出去,你不做真正的环保治理。

你除了赚钱,你啥也不管,你难道不缺德吗?你挣得的那个钱难道不缺德吗?

你挣了钱,你把家安在大城市,甚至安家在国外。那些世世代代住在那里、以后也不得
不一直住在哪里的老百姓怎么办?他们的命就那么贱吗?

中华文明上下五千年,有这么缺德的人吗,有这么缺德的事吗,有这么缺德的时代吗?

所以我有时候和那些关系不错的企业家开玩笑说:“不光阳间在盖着高楼大厦,其实阴
间也在盖,在修-19层到-27层。原有的18层地狱,有些人都不配住。还想求神拜佛上天
堂,拉倒吧!早死了那份心吧!”。

人家就开着玩笑回击我,“你整天这样气哼哼的,还回来干什么?“

我一时语塞,但是马上回击说,“我倒不是整天气哼哼。我这不是怀有一颗怜悯恻隐之
心吗,想超度你们,让你们从-27~-19层挪到-18~-1层嘛?但是无论如何,将来我在
天堂肯定会很孤独”。



对于只想投机取巧的业主,你是无法说服他用新技术新设备的。他想的是你和他一块儿
糊弄环保局,甚至和当地环保局一块儿糊弄当地政府。

对这种情况,我的回答很干脆,“我不想当第二代为虎作伥者”。

原来那些采用传统成熟技术为幌子的伪环保、假环保,算作第一代为虎作伥者。



也就是前几天,一个大型国企经过中间人放话回来,说我们这个项目建议书很好,他们
准备用我们的设备工艺做他们的同时含有氨和重金属(重金属离子和氨螯合),每天有
几千立方米的废水,但是希望我们垫资。

2600万人民币的工程项目,让我们来垫资?让他一边玩儿去。

我说,我挣得是习大大的钱,不是他的钱。如果政府允许他开着,他就继续开着,继续
污染着;如果他觉得政府对他压力大,他上环保就要赔钱,他就把工厂关了;如果他觉
得上环保设备废水达标后还有赚头,我可以等着他做决定,我有的是时间。



作为专家,我也经常去评审、检查项目。前几年在长江北岸某一个重要化工园区,对其
中的数十个化工厂的废气排放治理的方案进行评审。我们几个来自高校(包括南京大学
)的专家一下子把其中的60%以上方案否决了,这让企业脸上真的挂不住。

我就拿其中的台企说事儿,“今天多大的风,又是多么晴的天!你看看你的工厂和蓝天
之间隔着层什么?你们过去十几年赚了那么多钱(别是用来搞台独了吧?),怎么就不
能现在拿出来一些做环保,相当于还债”。

“这些年,我们公司已经拿出来三个多亿人民币做环保了”。

“你都已经三拜九叩了,怎么就不能再鞠一个躬、作一个揖,再花个四五百万?”。“
你获利最多、污染最大的台企都不做表率,你让周围这些民企怎么办?”

这些项目,与我一点点利害关系都没有。这不是做废水脱氨或废气中有机物回收。能做
这些项目的是纯环保公司,在长三角地区有很多,而不是我这样的化工过程公司。



地方政府、环保局、个别官员、企业主,这是利益链。老百姓,过去啥也不是,现在是
点儿啥了而已。



前几年参加过一个大型地方政府论坛,期间我作为专家领域的贵宾出席,并接受过国内
一个著名媒体的采访报道。

美国东海岸和南海岸,几乎是双海岸线(复海岸线)。从纽约长岛南岸、经过新泽西,
一直向南延伸到佛罗里达半岛,再走向墨西哥湾,截止到美墨边境的格兰德河口,在大
陆海岸线的外侧几百米到几公里(偶尔十几公里)外有一道低矮的沙岗,沙岗长度由几
百米到几十公里不等,宽度为几十米到几公里,高度一般小于两米。

这种沙岗可了不得,自然上起到了阻拦海浪甚至飓风灾害的作用,另一方面也是度假休
闲的地方如康妮岛,甚至是富人聚集地如棕榈滩,那可是房子前后都可以欣赏到大海。

美国有这种双海岸线长达数千公里,而全世界其他地方包括亚洲、欧洲、非洲,所有的
加在一起,也不超过300公里。其中近140公里,在中国,就属于我所说的举办论坛的城
市。

我的观点是,一定要珍惜这种罕见的、被当地人称为双眼皮海岸线的自然景观,做好环
境保护和生态保护,开发一些必要的旅游项目。不要用这些沙岗地带建工业设施,比如
大型火力发电厂、焦化厂、炼油厂、钢铁厂等。否则,双眼皮就会变成烂眼泡了

这是我接受媒体采访时的观点。

事后有领导专门和我谈话,对我接受采访所亮观点表示不满,并且说邻近的那个著名旅
游城市多穷,而当地经济发展多好!

我还能说什么?

这个北方著名工业城市,空气污染是排在前十名以内的,现在经济下滑得一塌糊涂。那
烂眼泡,如同整容整出来的一样,以后也就烂眼泡下去了。



当然,这并不是我对这个地方有成见。后来规划海水淡化项目,这个城市遭遇到邻近城
市的强大竞争,我仍然从自己的化学化工知识出发、并结合我对海洋学(洋流、海水组
成、水温)的理解掌握,毫无保留地给出对他们支持的观点。



搞科研的,要实事求是、实话实说,可是搞政治、搞经济、做买卖呢?



2008奥运会,要求京津冀一些地方加油站泄漏的油气要回收。我们在美国一些大城市加
油时就知道,那个有油气回收功能的加油枪是双套管型的,把油加入你的油箱了,而且
把挤出来的、含有汽油成分的空气及时抽走去做其中油气回收的处理。这样一来油气挥
发、逸出对大气的污染就没有了,而且加油时周围汽油气味会很小,几乎到闻不见的程
度。可是我坐的车在北京清华大学附近加油站加油时闻到汽油味仍然很大,望着他们摆
放在那里的油气回收装置,我再检查一下那油枪,单管的。

加油站工作时逸出的汽油(汽车加油,油罐车卸油)、经过一系列光化学反应,对阴霾
天的贡献超过10%。

马英九的马,加上陈水扁的扁,马+扁,念什么?



除了洛杉矶之外,美国让人过敏的过敏原是花粉(包括草、树的毛毛)。而我们中国的
过敏原是化学物质。

所以,只要是过敏体质,去了阴霾天比较严重的地方就可能诱发哮喘。

至于咽炎,当然也应该与阴霾有关。您想想,一天24小时让你不断地吸入含有硫酸铵的
空气这是啥刺激?

我现在去南开大学表妹家,听小孩子讲话的声音也是有些哑的,她已经上初一了,为了
她爸妈的理想,她的美好嗓音就被牺牲了。

我的也是这样,只要是在污染严重的地方出差住酒店时,早晨起来,嗓子很难受,要清
老半天嗓子才觉得舒服些。甚至回到空气质量好的地方或者有空气质量控制的封闭环境
,也要很长时间以后才能恢复。



马云好像说过,中南海的空气和外面一样。这话是对的。

有阴霾的问题,就有治理阴霾这个行业的兴起。

我自己公司的业务,就是废气废水中的氨回收,以及油田、炼油厂、油库、化工厂的有
机蒸汽的回收。

我粗略统计一下,按我在中国大陆做的项目的目前开工率是80%,则相当于每天从废水
废气中回收着160吨氨。假设不做治理,完全外排,其中的90%氨被水中的微生物或者植
物消化了,而仅仅有其中的50%跑入空气中,如果按京津冀的90微克/立方米空气中的污
染物有11%是氨计算,则相当于我们的过程净化了多少立方公里的空气,如果按高度为
1000米的静止空气层计算,那又是多少平方公里?

北京市城区的面积又是多少?

我博士毕业后的重要研究方向之一是温室气体二氧化碳捕集,因而时常去国家能源署
IEA网站看看。今年上半年竟然发现,IEA网站上讲空气污染是继高血压、膳食风险、吸
烟之后的人类健康的第四大威胁。

您记住了吗?



2011入学的一个硕士生,说她的最大愿望是毕业后回到省城的某一个大公司去工作。我
说那是中国污染最严重的省城,那是污染相当严重的一个行业,你最好从现在就放弃这
样的打算。我说你那理想城市,虽然街道是方方正正的,可是我在那里几乎不知道东南
西北,那里的太阳很少露出脸来,无论晴天雨天、冬天春天。

她读硕士期间,在含氨废水达标治理并资源回收制取高浓高纯氨水的高效节能新工艺研
究上有重大突破,毕业后非常情真意切地要求留在阴霾天还不是最严重的另一个城市里
的我公司里工作,目前是我公司很重要的业务骨干。



如何避免雾霾对你健康的影响?即自强不吸?

带口罩,网友肯定会建议。

我认为那会有些用,但也不是能够完全避免。

俗话说,针鼻儿大的窟窿、斗大的风。这指的是,旧时候一般人家用纸糊窗户,纸很薄
、不仅能够透光,其实也是多孔,能够透空气的,只不过窗户纸上面的孔眼的直径应该
在10~100微米范围内,如果上面有一个直径为500微米(0.5毫米)的大孔缺陷,类似
做针线活儿用的钢针上面用来穿针引线的那样大孔,那么窗户纸上主要的漏气就是从那
个大孔了。这是可以根据流体力学来精确计算的。

那么,用口罩其实没有太大用的问题到底出在哪?

1. 这个口罩的罩面可以过滤PM2.5吗,即上面的微孔直径小于2.5微米吗?

如果想保证微孔直径足够小,就要买好口罩、价格高的口罩。

2. 其实这样做也没有用。

您如何戴口罩?那个口罩的边缘如何与您的脸面严丝合缝、亲密无间地接触,做到它和
你的口罩之间的距离处处小于2.5微米?否则,就是针鼻儿大的窟窿、斗大的风。没有
经过处理的空气就会从哪里漏进来。

那怎么办?难道还要每天用密封胶把这个边缘封起来,毁容破相了怎么办?

先不考虑毁容破相与否,真那样严丝合缝地封好,您早就出不来气了。因为口罩面积太
小,不至于提供足够量的过滤空气。

其实也简单,只要每个人都植入皮诺曹的基因,只要一出门就撒谎、常怀一颗撒谎之心
、一撒谎就鼻子变长。这样的大鼻子,带着一个足以严丝合缝遮盖大鼻子的大面积口罩
,就成了。口罩面积越大,过滤后可供呼吸的空气量越大,对吧?

撒谎之国、阴霾之国、满街跑大象之国,就天然和谐了。哈哈!



其实,如果您所处的当地空气质量不好(大城市,有每小时更新的报道),最好是呆在
可以过滤空气的封闭空间里。

比如,对我要去要在的公司办公室、车间、家里、大学办公室,我把里面都根据其空间
体积大小加几台空气过滤器,是5000元一台的,已经用了近5年了。汽车,也是买的那
种有空气过滤系统的。

而且,我对那些有一进门就打开窗户透气的“良好习惯”的员工严加批评。

国内市场上的高质量家庭用空气过滤器,价格一般在4500~16000元人民币之间,而且
4500元以上的几乎都是国外进口产品。

这种高价位让人承受的起吗?一个电脑、电冰箱、电视机、洗衣机、空调机、一辆小轿
车,才多少钱?

污染严重的北京、天津、南京、合肥、石家庄、济南、郑州、杭州的房价又是多少钱一
平米?

我妈妈的一个表妹,夫妇两个都是退休教师,一个月15000元左右的退休金的一半都被
人忽悠用来买各种保健品(不贱品)。我一告诉他们阴霾的危害,他们马上花7000元左
右买了空气过滤器。

今年过年,我去看望一个表舅妈,我那个差不多看着他长大的second cousin、目前政
府机关的大处长,用天津普通话跟我说,“表哥,现在人都惜命,只要你东西好,再贵
也有人买。你说的那空气过滤器,才占那么小点儿地方,我就买,不就最多15000吗”。



一个著名网络公司和一个著名手机公司,现在都做空气过滤器了。市场销售价格多少,
1500元。

这有些扯了。

坑穷人的人最坏了。



在2013年,那个当年因抗击SARS而大大出名的人,其部下一个人找到我,要用我公司生
产的一个特殊过滤用膜来过滤室内空气。比如,对有哮喘的人,所处房间的空气中的
PM2.5最好是小于25微克/立方米;对高级手术室,空气中的PM2.5要小于2微克/立方米
,这相当于南极洲上空的空气质量。

他拿走样品,去做了测量,过滤后的空气中的PM2.5值的确小于2微克/立方米(北京年
平均值是90,纽约市14.5)。

这很好呀!

可是,再根据一定面积的房间的空气量一计算,这需要的过滤膜的成本就是6000元!

如果再加上外壳、动力设备,这样一个过滤器的成本就是7000元,再加上广告费用。估
计一个这样的高级过滤器真的需要卖15000元才有利润可赚。

那么,那些大肆做广告、可是售价只有1500元的空气过滤器,过滤的是PM2.5吗?我看
过滤的是PM250。



我的纠结就来了。

要不,我不继续做废水治理这种下里巴人干的活儿了,也去做高端住宅、办公楼室内空
气过滤这种高大上的活儿?

为穷人服务?为富人服务?为的是让富人不服雾。

为穷人服务,穷;为富人服务,富。

可是我练就了为富人服务的本事了吗?

纠结呀,不搞技术了,搞买卖?好像我不是一个纯生意人的合格料儿吧?

哪位网友有经营头脑还有的是钱啊?咱们合作呀,再一块儿额外挣它几个亿呀!

咱不能让钱都让歪果仁赚走啊!

这种发财的道儿,肯定是靠广告,靠营销。因为技术研究已经成熟了,不需要做科研性
攻关了。



先不说发财不发财了,反正我在天津的住处、两个办公室,以及青岛的、广州的,都放
着一个自己设计的空气过滤器。只要www.weather.com.cn上报道的我所在的城市的空气
质量指数值大于50(包括PM2.5、二氧化硫、氧化氮、臭氧的综合指标),我就不开窗
户。在开买来的知名品牌空气过滤器的同时,也开着我自制的土空气过滤器。那句话怎
么说,卖油郎的老婆不能用水梳头。



那还出门不出门,出差不出差,户外锻炼不锻炼,还活不活?

都是要的。

但是要学二诸葛,出门要先看风水,如果空气质量指数大于80,甚至只是大于50,我还
是建议您呆在户内,在家里也能锻炼嘛。

逛大街、到别人的地盘去谈项目、游山玩水,适当地也要考虑空气质量。



控温控湿控霾,我们越来越成为装在套子里的人了。

归不归,何时归,哪儿归,考虑起来都要慎重。



回国是为了赚钱的、当官的、实现理想的、找成就感的、享受吃喝嫖赌的。但是,你的
归,是不是让那里的大地变得更沉重、天空变得更污浊?也请您考虑。



克强同志在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2015年的氨排放量要在2014年的基础上减少2%;

克强同志在2016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2016年的氨排放量要在2015年的基础上减少2%。



我不迷信,也不信仰宗教,但是我相信因果报应。我也真的希望冥冥之中有天人感应,
当中华大地水碧天蓝时,人心也纯洁些;当人心变纯洁时,中华大地也重回碧水蓝天。
可惜我知道这一切在我有生之年都难以实现。

(完)
--

新浪微博官方账号】美国华人网FunInUSA : 每日滚动更新美国商业投资就业招聘留学移民资讯。
回复 百度谷歌雅虎搜狗搜搜有道360奇虎

举报

TA在交友中心
0 0 40
  @ME:   

17

主题

62

帖子

98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98
QQ
发表于 2016-9-25 22:36:15 | 显示全部楼层
Returnee
标  题: 海归漫谈:阴霾、咽炎、哮喘、防范


海归漫谈:阴霾、咽炎、哮喘、防范
 
[博客] [旧帖] [给我悄悄话]
本文已被阅读:7287 次 (13186 bytes)
字体:调大/重置/调小 | 加入书签 | 打印 | 所有跟帖 | 加跟贴 | 当前最热讨论主题
本文内容已被 [ 我爱丁二酸钠 ] 在 2016-09-10 08:06:51 编辑过。如有问题,请报
告版主或论坛管理删除.
这次在美国呆的时间比较长。今天早晨我正在刷牙,突然大叫,“我的咽炎好了”。

记得是2007年11月15日,当年的老同学、现在某重点大学的副校长在美东地区我家住了
一晚上,早晨起来看见我前院居然仍在盛开着的洋玉兰花,来一句“你居然能种出来反
季玉兰花!”。

我陪他在附近转着,老同学说“环境不错!”。我说“美国郊区都是这样,谁让你就在
MIT旁边、查尔斯河对岸的留学生家里了解美国了?”

他接着说“这天真蓝!”。

记得在20多年前我在中国的室友从留学英国到了留学美国,两个大男人也居然煲起来了
欧美之间的长途电话粥,这老弟说了句“美国的天真蓝”,我接了一句“谁让你在英国
那个阴雨地方呆那么长时间?”。

记得在20多年前我也由欧入美,在美国大学校园饭堂里也是听到这样的感慨“美国的天
真蓝!”

我就纳其闷了,难道中国没有蓝天?

我在1990年出国留学。作为一个农村长大的,我最喜欢的常见自然景观就是蓝天白云了
,也最喜欢仰望天空了。秋高气爽、云卷云舒、白云苍狗、棉花套子。在这个白露的节
气,拖拉机已经把一些早熟的玉米地深耕了一遍,准备秋分季节种冬小麦了。我曾经四
脚朝天地躺在那松软的新土上,望着上空,真的是愿意欣赏什么就有什么,愿意想象什
么就有什么,只要你想象力丰富,只要你躺的时间足够长。家里面的严格教育,不许坐
门槛,不许蹲地上,更不许坐或躺在地上,可是每年我都要在新耕的土地上躺上一两回
,一直到1977年秋天的最后一次躺。

记得儿时的表姐,她只把有一朵朵白云的天才叫晴天。至于没有云彩的蓝天,她不认为
没有一丝云彩的蓝天为晴天,当然了我犟死理地和她辩论着。

秋天,仰望天空,春天俯瞅土地。向地面上瞅,我固然是寻找已经渴望一冬天的绿。四
五岁以后的我,每年二月底就抱着这种渴望,在墙的南侧,在沟渠里面的向阳处,寻找
最先从土里伸出来的那一棵棵我尚未查出来名字的独根草,独根草对我胜似报春花。当
然了,我随后几天就会去寻找可以挖的最先报春的野菜 --- 荠菜。早春的荠菜是喂人
的,不是喂猪喂兔子的。

除了仰望、俯瞅,我还可以平视60公里外的碣石山,对一个生长在全县海拔不超过15米
的地方,对海拔近700米高的碣石山是那样令我向往。到前村打酱油醋,我回来的路上
要专门从村东头有很高宅基地的人家边上的小路隔着大坑向东北望去,望一眼瓦蓝瓦蓝
的碣石山;背着从村西的地里拾来的柴草,弯腰弓背赶路的时候,我也会偶尔抬头望一
望东北方向的碣石山,看那半山腰似乎有一道白色痕迹的碣石山;我有时候甚至登梯上
房(去年还干过),也是为了看一眼碣石山,有时候还把远处隆隆的声音和碣石山联系
起来,认为那是开山炸石。碣石山最高峰娘娘顶从我家方向看去就是一个桃子竖着放的
上部形状,两个看上去差不多高的山峰完美对称构成了一个小豁嘴。我一个小伙伴说有
一天他看到了一块大石头滚落下来,现在看来是有些太夸张了。

顺便介绍一点地理旅游常识。中国大陆近海最高的山是青岛崂山,海拔近1100米;碣石
山只能排第二。中国台湾海岸线上最高峰是新港山,海拔近1700米,中国香港的最高峰
大帽山海拔960米。而整个南北美洲大陆长达2万公里的东海岸近海最高峰只有450米,
在缅因州的阿卡迪亚国家公园。

当时的春秋天,这么浪漫的农村小男孩(现在的理工科男)估计在960万平方公里上并
不算多。

一直到现在,我最爱的仍然是这片天,这片土地。穷人可能欣赏不到美人、欣赏不到名
画、无法拥有成捆的钞票和成堆的黄金、无法周游列国欣赏名山大川,但是可以享受蓝
天白云,只要你有那份悟性,只要你有那份雅兴。

我做过几个NASA资助的项目,当然知道航天飞机、宇宙飞船中水和空气是奢侈品。可是
我真的没有想到,在地球上有数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蓝天、空气、水就居然已经是
奢侈品了。

所以,在2007年11月15日,第三次听到中国人感慨美国的天蓝时,我就见怪不怪并且很
理解地接了一句,“是啊,现在中国阴狸(li)天很多”。老同学不客气地说,“什么
?那叫阴霾天,大才子!”。

看来我对阴霾太不熟悉了。

感谢老同学当我的一字师!

他是在16号飞回国,我是在17号飞回国,所以我至今仍然记得很清楚。18日,我和另外
一个现在已经是副部级大官儿的师兄陪导师(老先生今年94岁,中科院院士、原政协常
委)去杭州开专业年会。从北京飞杭州,我一下子就体验了什么叫霾。我当时想到的是
,西游记里孙悟空翻着筋斗云看到的妖雾是啥样的?

先说那次出北京机场吧,一下飞机,一股焦煳的味道冲鼻而来。开车一路几个小时,都
是这种味道。

2003、2005年国庆我回来时根本不是这样的呀?北京、沈阳都是蓝天白云的好天气呀。
只是在2003年10月4日下午三点多,坐车回家到本县县界时,发现这大晴天里这高速公
路周围怎么下着雾啊?难道秋天空气湿度也这么大?更多就没有去想。

可是2007年这一次,我头几天内就是觉得到处都是烧湿秸秆的焦煳味道、久久不去,即
使是我住在直辖市的近市中心处。

白白烧掉玉米秸秆?!

我小时候能够捡到玉米秆给妈妈当柴禾是我的几乎不可能的奢求。我只能秋天里用耙子
搂草和玉米高粱的落叶、夏天里用手从紫穗槐树丛里捧出来细小的紫穗槐叶,下霜后到
臭椿树下捡臭椿树枝(下霜的早晨会自动落下),晚秋初冬到地里刨茬头(玉米杆、高
粱杆贴地皮用镰刀收割后剩下的地下部分)、深冬里我要拉着沉重的大耙在地里搂草根
,为的就是家里有足够的柴草做饭取暖。最苦的是,在深秋起大早到路边的杨树下面用
耙子挠杨树叶,在下完露水或者霜以后,两面变湿的杨树叶就负重落了下来。用耙一挠
,那个杨树叶一翻身,潮湿的两面就都沾上干土,那一个干树叶的四五倍的重量就出来
了。我在晚秋太阳还没有出来的早晨出来拾杨树叶,背着不到半笊子的露水、树叶和泥
土走一两里地回家,笊子+露水+树叶+笊子本身有40来斤重,身上倒是从冷冰冰变得热
乎乎的了,我连忙吃完每天不变的早饭高粱米粥就咸菜,就背起书包去上学了。我13岁
以前的日子就是这样度过的。

前天从小木屋度假回来的路上,小女儿要我连续讲了五个有我家人(ancester)、有动
物的真实故事(傍晚我忘了开鸡窝门母鸡上树(重复N次),黄鼠狼半夜拉鸡爷爷去追
(重复M次),河套里有独狼跟踪我爷爷的胶皮大车,爷爷家院里怒斩青蛇,姥爷夜间
玉米地开枪打狐狸未着)以后,还要我继续讲一个,我就讲了我儿时搂草打兔子的真实
故事(当然没打着)。

听完故事,小女儿就开始叫饿。我们又不得不返回去17mile去吃饭。朔旧踪的路上,我
心情复杂地说了一句:“不懂事儿(不明白道理)的小孩子最幸福快乐”。

家里领导接了一句:“像你那样从小懂事儿、干活儿、勤俭、孝顺、筛土面挣了5块钱
还给你奶奶姥姥一人五毛,有啥用?一辈子幸福吗?一辈子快乐吗?”。

我,“穷人孩子早当家”。

领导:“没有那么多的穷人孩子早当家,否则就没有穷人了”。

我:“好吧,我忧国忧民,我从小就是操心的命,为家为国为世界”。

领导:“算了吧,连老婆孩子都不养”。

我:“贪官、既得利益者、骗子们都爱的国,我也得爱呀,得用实际行动爱呀”。

领导:“哼,有你啥相干?”。

我:“耗尽资源、污染了环境、以工人的健康甚至生命为代价,那挣得是缺德钱。咱挣
得是积德钱,反正我死后肯定不会下地狱。我做环保产业,做资源化回用,其实是我在
帮着一些应该下第17层地狱的人挪到第16层、甚至第9层地狱上来”。

领导:“你还有完没完?”。

。。。。。。。。。

我:“这西红柿2.49$一磅,一磅半大的龙虾才5.99$一磅,这都是啥事儿?”。

领导:“那是有机的西红柿。想吃龙虾你就买,别那么多废话”。

我:“那龙虾也不是无机的,没有不是野生的”。

领导:“你有病啊!”

我可能有病吧,从小受的教育加上有丰富辛酸的拾柴拔草经历,我看着那些玉米秆被白
白点着,而且是形成阴霾的主因之一,实在不能忍受。我很多次在想,如果有时空隧道
,让我从现在穿越到1972~1977年,我每次能够带回去几捆玉米秸秆该有多好!那时的
我,就不用迷迷糊糊地在天刚蒙蒙亮时就起床(起炕),就不用打着哈欠缩着脖儿,冻
得哆哩哆嗦地挠树叶,背着死沉死沉的笊子回家了。

07年11月份的回国对我真的触动很大。从国内回来,我就和领导请示,说我可以做多种
废水处理,可以做多种废气治理,我会做秸秆发酵制酒精,我还会做天然气精加工,会
做海水淡化,我有很多独门技术,回去可以大派用场。

领导:你那样想了,我就没法劝你了。反正你这样的十条牛也拉不回来的,我管不了你
。但是以后后悔了,别来跟我说,一句也别说。

所以,为了祖国人民的环保事业,我就离妻别子、不远万里回到中国。

可是,国内的污染不那么容易治,国内的工程合同不是那样容易拿,国内的博士生硕士
生也不是那么容易带,国内的论文和专利也不是那么容易发,国内的科研费也不是那么
容易申请。但是带回去的美元,很容易花。

最主要的,国内的人们已经适应了喂人民服的雾,而我适应不了,我做不到自强不吸。

别人闻不到气味的地方,我还是闻的到。

我去过一个年产值过200亿元人民币、曾经是行业第一的企业,我不能想象这样的公司
的董事长所在的办公楼就是被浓烟浓雾粉尘包围着。

我去过一个年产值最高为180亿元人民币、曾经是全世界龙头老大的企业,我不能想象
这样的公司的总经理办公室就是被馊臊酸臭香苦味笼罩着。

初到美国时,每天都是蓝天上飘着白云,与欧洲差不多。若说有不同,就是我读博士时
在的那个国家的那个城市,一年中从来没有乌云密布,只有一半时间是蓝天上飘着白云
,而且差不多是那块云彩都有雨。这种气象现象,我仅仅在冬季的佛罗里达半岛南端亲
历过。或许地中海式气候的加利福尼亚也是这样。我们中国大陆北方有蓝天白云一般是
在秋高气爽的时候。

中国北方的秋高气爽、蓝天白云,欧洲某国的一年中连续一半时间青天白日、无一丝云
,另一半时间蓝天白云、那一块云彩都有雨;美东地区的一年四季、蓝天白云、降水均
匀。这都应该是属于自然现象,至少几千年甚至上万年就大致是这样的。

对于20世纪时、身处中欧美的我,欣赏蓝天白云、享受新鲜空气,这属于最自然不过的
事情,就像享受清洁的水一样,可以说是习以为常、熟视无睹、司空见惯。

可是在千禧年交错之际的前一个春天,也就是我来美的第二春天,我每天畅意地要打三
四个喷嚏,再逐渐打五六个喷嚏。再过一年,春天里每天的喷嚏就是十几个了。我不免
地在中国同事中提起此事,一位女同事说,那是你中招了,你属于花粉过敏体质。后来
通过读书看报,才了解到,一万多年来不管先后,都是来自旧大陆的印第安人、欧洲人
、以及东亚人,都不是天然地对花粉过敏有免疫能力的。有的报道说,华人有15%是对
花粉过敏的,还有的说有高达30%的。

记得我奶奶讲过她年轻时对漆树(产的天然漆)过敏。既然我不幸有这方面的遗传,也
只好认命,甘当那15%的少数人吧。

可是以后逐年严重,那种难受劲就不多描述了,以至于到最后右肺还要有哮喘来作为每
年春季患花粉过敏症的最后阶段。未曾开言肺先喘的感觉可是很难受的,除了吃抗过敏
药,我也别无他法,尽管我的研究发现之一就是膜式人工肺的传热传质及流体力学原理
,我也不至于为此把哮喘的右肺换成体外人工肺呀。



所以,我回国发展的动机之一,就是躲开美国春暖花开的四五月的花粉过敏。

在我头几次回国,我觉得国内空气质量或空气能见度与我出国前相比,并没有多大不同
,除了在第一次回家的10月4日下午见到高速公路两边都是浓雾,而路过的其它地方仍
然是晴天白日。

我初回国时,一个堂叔,出自日本侵华期间没有离开北京回老家的另一枝本家的堂叔,
电话里对我说,“北京的太阳是蓝的”。我想这也太夸张了吧,红彤彤的太阳怎么会是
蓝的?我记得只有《四世同堂》里面蓝东阳的脸才是蓝色的。

可是,在2005年10月10日,在北京西苑饭店,我真的是见识到了蓝太阳,我还拍了照。
蓝太阳就蓝太阳呗,我还是没有感觉到什么的不同。

而我在每年4、5月份回国,的确没有再因花粉过敏而哮喘,这让我感到真的很惬意。

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当我真的回国长期住下来以后,哮喘还是最后找上门来了。



先说我一个表妹一家回国。在美国已经是Assistant Professor的表妹夫是以当时中国
最年轻的973项目首席的身份于2006年回国的,科研费一下子就有了6900万,让人好羡
慕。可是当他们回来几年后才跟我说,他们出生在美国的、回国时四五岁的女儿嗓子一
直哑了半年多,他们也不能再生第二胎了。表妹说,这算是回国的代价吧。

我当时还很不客气地说,你们倒是更早告诉我呀,兴许我就不回来了。

可是开弓没有回头箭,箭射出去的时间越长、距离越远,回头的可能性就越小。



再说为什么国内空气,无论是春秋冬夏,它都有导致哮喘的可能?

哮喘这破病的发作,需要过敏体质作为内因,还需要环境中的诱发因子作为外因。

空气中有哪些诱发因子呢?



2014年春天,有一个哥们说,他能够在近日内见到一个大人物,让我把我能够在国内做
的事用≤20个字描述给他,他会呈上去。我说的是“北京的阴霾天是内源性的,我们可
以做部分治理”,正好20个字。

大人物听过以后当时的回答是“你能确认吗”。他一个非搞技术的,在那个特殊场合当
然确认不了,此事也就不了了之。

2014年11月1日,国内新闻媒体宣布一条消息:

经过科研部门长期追踪观察研究,构成北京地区阴霾天的PM2.5的近70%是本地产生的,
在干重基础上的分析结果表明,这些雾霾成分的8%是碳粒、11%是铵盐NH4+,16%是硝酸
盐NO3-,17%是硫酸盐SO42-,24%是液体有机物,其余是地球化学元素(土壤成分)。



厚德宰雾,自强不吸,不喂人民服雾。能吗?行吗?成吗?



根据不同源头,有以下数据供各位网友参考:

城市                           2014年平均PM2.5值 (单位是微克/立方米空气)

北京                              83

天津                              86

石家庄                            123

济南                              91

郑州                              88

青岛                              54

威海                              41

西安                              76

武汉                              80

成都                              73

重庆                              63

合肥   80

长沙                              75

南京                              74

上海                              52

杭州                              61

宁波                              46

南昌                              50

福州                              31

厦门                              36

广州                              47

深圳                              33

海口                              22.4

三亚                              18.7

———————————————————————————————————————

纽约                              14.5

认为对人体有害的WTO标准值        35

WTO建议所处环境的PM2.5值,     ≤ 25



在中国大陆,有最好空气质量的城市是三亚,但是空气质量仍然不如有1700万人口的大
纽约。

至于PM2.5对人体有什么坏处,这是很容易在网上查到的,我这里不多赘述。



您、或者您的配偶,如果想回国,报效祖国也好、完成使命也好、升官发财也好、吃喝
嫖赌也好、封妻荫子也好、荣归故里也好、落叶归根也好,请您考虑这个表格,这是我
的善意忠告。

我今年六月底七月初回美时,看到一份中文新闻报道,说中国人的寿命因为空气污染,
每人减少2.04年,我不知道他们如何统计、采用何种数学模型,如何精确到小数点后两
位算出来的,有准还是没准,反正够吓人的。



这里做一个民意测验:如果我给你200万美元,把你的天然寿命减去2年,您愿意吗?

我认为,即使您现在爽快地回答“愿意”拿命换钱,但是死到临头的时候,您还是不愿
意。或者说,如果我能够为你延长2年寿命、让你无病无灾地多活两年,你倒是愿意给
我200万美元,如果你有的话,您宁愿拿钱换命。



阴霾不阴霾,主要有地形(地理环境)的影响、风向风力的影响、降水量及降水量年分
布的影响、以及人类活动的影响。

人类那些活动让空气中的PM2.5升高?

家庭取暖做饭用燃煤,

工业、城市采暖用燃煤锅炉

家庭、餐馆、饭店、街头摊的煎、炒、烹、炸、烤、烧。

野外大面积烧秸秆(半湿的秸秆),在山东、河南、河北、吉林等地走高速时常看到。
我说的是去年和今年,2015年和2016年。

大量的机动车船,尤其是质量差的车和质量差的油。

化工厂(包括制药厂、农药厂、湿法冶金厂等)、油田气田、炼油厂、钢铁厂、热电厂
、炼焦厂(包括陶瓷行业用的传统气化炉)。

农业用化肥(施肥后,磷酸氢铵、碳酸氢铵、硫酸铵、尿素分解后的氨挥发)。

养猪、养牛、养鱼等产业产的含氨废水废气。

油库、加油站。

城市生活污水处理过程中的氨挥发。



局部封闭空间内的PM2.5急剧升高还包括吸烟,众多人同时吸烟。



我自1988年以来研发的、掌握的、经过花费1700万美元(仅是2000~2008之间的数据)
的科研费得出结果的,手中积累的、特有的、有专利权的工程技术,包括多种废水、废
气中氨的脱除、回收、纯化、富集、浓缩、资源化回用;包括油田、炼油厂、化工厂排
放的各种挥发性有机物的回收。

这差不多覆盖了PM2.5中铵盐、硝酸盐(PM2.5中的部分硝酸盐是氨经光化学氧化产生的
)、有机物液滴的减少治理。



回国环保工程好做吗?不好做。

回国钱好挣吗?不好挣。

回国治阴霾能自己先不哮喘吗,难。



回国,光有技术不行,还要有门子、路子、靠山。

我有吗?记得2005年10月份,在北京西苑饭店,我家的那份著名的远亲的一个亲戚和他
的一个负责火炬计划的朋友,劝我去长三角、珠三角发展,用了三个多小时,光茶水钱
就花了一千多。可是我无动于衷,我当时仍然是想在污染严重的北方发展。这相当于入
了魔道。



“你的技术再好,我可以不用你的”,这句话,我至少听大型研究院、大型央企的老总
、总工一级的讲过三次。

就算是2008年以前,美元兑人民币是1:8.3时,拿回国内的一两百万美元真的是不算什
么,三下五除二就能花掉的,只好回美再跟领导要。因此领导的脸是越来越从赵丽颖型
向范冰冰型过渡。

我好在专业一点也没有扔,哪怕是离开学校后在国外著名期刊杂志专业论文还是大大的
有,因此又在国内一个著名大学聘为教授、实打实地亲自带着博士生硕士生(课题组内
除了我自己之外只有研究生了,没有任何其他助手,平均一年有4~5个研究生毕业。而
这个大学,这个著名专业,如果研究生要毕业拿到学位,不管是硕士还是博士,都要求
必须在国外SCI摘录的期刊上发表一篇论文)。

亦产亦学,这也算是两条腿走路吧。这就意味着既要做基础研究(大学里,写项目申请
书,发论文),又要做应用研究(公司,高科技型的公司,要有很多专利要写),管理
(公司内部),市场(对外营销),还要照理着美国这边的一摊。一个人打两份半分工
,人很累,真的很累,真的是身心俱疲。

论生意上的关系,国内读书时的硕导博导都已经退休,而同学几乎都是在学术界发展,
没有当总经理、总工、市长、副市长、处长、司长、企业家的可以帮我。

论带的学生的素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从1500万同龄青年中招取的28万中的一个,能够
跟现在从950万同龄青年中招取的720万的一个人的素质相比吗?哪怕都是来自985学校
,且不说现在绝大多数优秀生都出国读博士。



这样的回国才真叫傻!

“你别跟我说你在美国申请13次联邦一级科研费成功拿到8次。我告诉你,你在中国申
请13次你一次也未必拿不到”,当年海归、当年给我提供出国机票的师兄、现在的副部
级领导,真的是对我直言不讳。

还真的是被他不幸而言中。某类国家项目,我申请4次,才拿到了1次。

好在我现在也上了路,负责着几个国家级(科技部、发改委、环保部、海洋局)的项目
,有的已经成功验收,一些甚至实现了规模化应用。



国内做环保,我把它描述为“逐臭而行、甘居下流、藏污纳垢”。

这十二个字有多种解释。

在本博文的第二部分的结尾部分,我把国内环保行业描述为“逐臭而行、甘居下流、藏
污纳垢”。

逐臭、下流,藏污纳垢,这都是些什么词儿?!

环保,是环境保护的简称,没有环境污染,当然就不需要环境保护。

污染的特征,从人的表浅感官感觉来讲,不就是臭、馊、酸、骚、污、垢吗?

废水,工厂耗用了新鲜河水、水库水、地下水,排出来的废水不就是去了下游了嘛。



我当然记得,在2012年去石家庄平山县看完西柏坡重点红色文物以后,再去赵县看国家
重点保护文物赵州桥时的情景。桥下急涌而下的污浊河水翻腾着浪花,一阵阵酸臭钻入
鼻孔。我当时想,在洨河(俗称清水河)上巍然耸立了1400年的赵州桥(安济桥,我小
学语文课本里就学过)还能够140年后不塌吗?

河水、地下暗河中的二氧化碳(碳酸气)都对石料的主要成分碳酸钙有那么大的侵蚀性
,何况这含有多种无机酸有机酸的、其pH值远远更小的现代废水?



做环保,当然要去有臭味有毒性的地方,通常是去治理工厂下游排出来的废气废水废渣
。而把这些通常被视为废物的东西回收回用,实现资源化,达到零排放,这是现代环保
的理念。

所以,通常的环保,做得到的是逐臭而行、甘居下流,现在新一代环保还应该有藏污纳
垢的功能。

世界上没有污染,只有被放错地方的东西、被浪费的东西。



通常的环保,是做加法,向废水废气中加酸、加碱、加其他化学药剂、加电。其特点是
,或许投资低,但是运行成本高,甚至非常高。

新一代环保,应该是做减法,除了设备过程耗电,应该是从废气废水废渣中向外拿出有
用物质。其特点,投资一般高,但是运行成本极低。



一个好的设备或过程,应该具有这样的特点:让业主买得起马、配得起鞍、喂得起草,
而且这个马、哪怕是千里马,还应该寿命相对要长、要身体壮不得病、不尥蹶子踢人。

传统环保设备或过程,一般不符合配得起鞍、喂得起草的特点。这就让国内的大多数环
保最后沦落为伪环保、假环保。也就是花上一点钱,上了一套设备或设施,开始时开上
一两个月三四个月,然后就把设备停下来,电钱、药剂钱就省下来了。除非,有环保局
的内线事先打电话通知你,他们要来检查了,这些设备才开起来,一测数据,达标。

周围的居民,仍然是受着那污染,该得癌症的得癌症,该死的死。

八路军和共产党,一起糊弄老百姓。我说这话反动吗?



我经常想到的是,你中国的大多数企业家,其实就是挣了个缺德钱。有些官员贪污的钱
,则带着双份的缺德。

你把出口价格产品定的那样低,你把劣质工况下工作的一线工人的工资压得那样低,你
耗尽老祖宗几千年留下来的宝贵资源,你从国外进口有毒的矿石化学品,你把产品卖了
以后把剩下的都一股脑倒了出去,你不做真正的环保治理。

你除了赚钱,你啥也不管,你难道不缺德吗?你挣得的那个钱难道不缺德吗?

你挣了钱,你把家安在大城市,甚至安家在国外。那些世世代代住在那里、以后也不得
不一直住在哪里的老百姓怎么办?他们的命就那么贱吗?

中华文明上下五千年,有这么缺德的人吗,有这么缺德的事吗,有这么缺德的时代吗?

所以我有时候和那些关系不错的企业家开玩笑说:“不光阳间在盖着高楼大厦,其实阴
间也在盖,在修-19层到-27层。原有的18层地狱,有些人都不配住。还想求神拜佛上天
堂,拉倒吧!早死了那份心吧!”。

人家就开着玩笑回击我,“你整天这样气哼哼的,还回来干什么?“

我一时语塞,但是马上回击说,“我倒不是整天气哼哼。我这不是怀有一颗怜悯恻隐之
心吗,想超度你们,让你们从-27~-19层挪到-18~-1层嘛?但是无论如何,将来我在
天堂肯定会很孤独”。



对于只想投机取巧的业主,你是无法说服他用新技术新设备的。他想的是你和他一块儿
糊弄环保局,甚至和当地环保局一块儿糊弄当地政府。

对这种情况,我的回答很干脆,“我不想当第二代为虎作伥者”。

原来那些采用传统成熟技术为幌子的伪环保、假环保,算作第一代为虎作伥者。



也就是前几天,一个大型国企经过中间人放话回来,说我们这个项目建议书很好,他们
准备用我们的设备工艺做他们的同时含有氨和重金属(重金属离子和氨螯合),每天有
几千立方米的废水,但是希望我们垫资。

2600万人民币的工程项目,让我们来垫资?让他一边玩儿去。

我说,我挣得是习大大的钱,不是他的钱。如果政府允许他开着,他就继续开着,继续
污染着;如果他觉得政府对他压力大,他上环保就要赔钱,他就把工厂关了;如果他觉
得上环保设备废水达标后还有赚头,我可以等着他做决定,我有的是时间。



作为专家,我也经常去评审、检查项目。前几年在长江北岸某一个重要化工园区,对其
中的数十个化工厂的废气排放治理的方案进行评审。我们几个来自高校(包括南京大学
)的专家一下子把其中的60%以上方案否决了,这让企业脸上真的挂不住。

我就拿其中的台企说事儿,“今天多大的风,又是多么晴的天!你看看你的工厂和蓝天
之间隔着层什么?你们过去十几年赚了那么多钱(别是用来搞台独了吧?),怎么就不
能现在拿出来一些做环保,相当于还债”。

“这些年,我们公司已经拿出来三个多亿人民币做环保了”。

“你都已经三拜九叩了,怎么就不能再鞠一个躬、作一个揖,再花个四五百万?”。“
你获利最多、污染最大的台企都不做表率,你让周围这些民企怎么办?”

这些项目,与我一点点利害关系都没有。这不是做废水脱氨或废气中有机物回收。能做
这些项目的是纯环保公司,在长三角地区有很多,而不是我这样的化工过程公司。



地方政府、环保局、个别官员、企业主,这是利益链。老百姓,过去啥也不是,现在是
点儿啥了而已。



前几年参加过一个大型地方政府论坛,期间我作为专家领域的贵宾出席,并接受过国内
一个著名媒体的采访报道。

美国东海岸和南海岸,几乎是双海岸线(复海岸线)。从纽约长岛南岸、经过新泽西,
一直向南延伸到佛罗里达半岛,再走向墨西哥湾,截止到美墨边境的格兰德河口,在大
陆海岸线的外侧几百米到几公里(偶尔十几公里)外有一道低矮的沙岗,沙岗长度由几
百米到几十公里不等,宽度为几十米到几公里,高度一般小于两米。

这种沙岗可了不得,自然上起到了阻拦海浪甚至飓风灾害的作用,另一方面也是度假休
闲的地方如康妮岛,甚至是富人聚集地如棕榈滩,那可是房子前后都可以欣赏到大海。

美国有这种双海岸线长达数千公里,而全世界其他地方包括亚洲、欧洲、非洲,所有的
加在一起,也不超过300公里。其中近140公里,在中国,就属于我所说的举办论坛的城
市。

我的观点是,一定要珍惜这种罕见的、被当地人称为双眼皮海岸线的自然景观,做好环
境保护和生态保护,开发一些必要的旅游项目。不要用这些沙岗地带建工业设施,比如
大型火力发电厂、焦化厂、炼油厂、钢铁厂等。否则,双眼皮就会变成烂眼泡了

这是我接受媒体采访时的观点。

事后有领导专门和我谈话,对我接受采访所亮观点表示不满,并且说邻近的那个著名旅
游城市多穷,而当地经济发展多好!

我还能说什么?

这个北方著名工业城市,空气污染是排在前十名以内的,现在经济下滑得一塌糊涂。那
烂眼泡,如同整容整出来的一样,以后也就烂眼泡下去了。



当然,这并不是我对这个地方有成见。后来规划海水淡化项目,这个城市遭遇到邻近城
市的强大竞争,我仍然从自己的化学化工知识出发、并结合我对海洋学(洋流、海水组
成、水温)的理解掌握,毫无保留地给出对他们支持的观点。



搞科研的,要实事求是、实话实说,可是搞政治、搞经济、做买卖呢?



2008奥运会,要求京津冀一些地方加油站泄漏的油气要回收。我们在美国一些大城市加
油时就知道,那个有油气回收功能的加油枪是双套管型的,把油加入你的油箱了,而且
把挤出来的、含有汽油成分的空气及时抽走去做其中油气回收的处理。这样一来油气挥
发、逸出对大气的污染就没有了,而且加油时周围汽油气味会很小,几乎到闻不见的程
度。可是我坐的车在北京清华大学附近加油站加油时闻到汽油味仍然很大,望着他们摆
放在那里的油气回收装置,我再检查一下那油枪,单管的。

加油站工作时逸出的汽油(汽车加油,油罐车卸油)、经过一系列光化学反应,对阴霾
天的贡献超过10%。

马英九的马,加上陈水扁的扁,马+扁,念什么?



除了洛杉矶之外,美国让人过敏的过敏原是花粉(包括草、树的毛毛)。而我们中国的
过敏原是化学物质。

所以,只要是过敏体质,去了阴霾天比较严重的地方就可能诱发哮喘。

至于咽炎,当然也应该与阴霾有关。您想想,一天24小时让你不断地吸入含有硫酸铵的
空气这是啥刺激?

我现在去南开大学表妹家,听小孩子讲话的声音也是有些哑的,她已经上初一了,为了
她爸妈的理想,她的美好嗓音就被牺牲了。

我的也是这样,只要是在污染严重的地方出差住酒店时,早晨起来,嗓子很难受,要清
老半天嗓子才觉得舒服些。甚至回到空气质量好的地方或者有空气质量控制的封闭环境
,也要很长时间以后才能恢复。



马云好像说过,中南海的空气和外面一样。这话是对的。

有阴霾的问题,就有治理阴霾这个行业的兴起。

我自己公司的业务,就是废气废水中的氨回收,以及油田、炼油厂、油库、化工厂的有
机蒸汽的回收。

我粗略统计一下,按我在中国大陆做的项目的目前开工率是80%,则相当于每天从废水
废气中回收着160吨氨。假设不做治理,完全外排,其中的90%氨被水中的微生物或者植
物消化了,而仅仅有其中的50%跑入空气中,如果按京津冀的90微克/立方米空气中的污
染物有11%是氨计算,则相当于我们的过程净化了多少立方公里的空气,如果按高度为
1000米的静止空气层计算,那又是多少平方公里?

北京市城区的面积又是多少?

我博士毕业后的重要研究方向之一是温室气体二氧化碳捕集,因而时常去国家能源署
IEA网站看看。今年上半年竟然发现,IEA网站上讲空气污染是继高血压、膳食风险、吸
烟之后的人类健康的第四大威胁。

您记住了吗?



2011入学的一个硕士生,说她的最大愿望是毕业后回到省城的某一个大公司去工作。我
说那是中国污染最严重的省城,那是污染相当严重的一个行业,你最好从现在就放弃这
样的打算。我说你那理想城市,虽然街道是方方正正的,可是我在那里几乎不知道东南
西北,那里的太阳很少露出脸来,无论晴天雨天、冬天春天。

她读硕士期间,在含氨废水达标治理并资源回收制取高浓高纯氨水的高效节能新工艺研
究上有重大突破,毕业后非常情真意切地要求留在阴霾天还不是最严重的另一个城市里
的我公司里工作,目前是我公司很重要的业务骨干。



如何避免雾霾对你健康的影响?即自强不吸?

带口罩,网友肯定会建议。

我认为那会有些用,但也不是能够完全避免。

俗话说,针鼻儿大的窟窿、斗大的风。这指的是,旧时候一般人家用纸糊窗户,纸很薄
、不仅能够透光,其实也是多孔,能够透空气的,只不过窗户纸上面的孔眼的直径应该
在10~100微米范围内,如果上面有一个直径为500微米(0.5毫米)的大孔缺陷,类似
做针线活儿用的钢针上面用来穿针引线的那样大孔,那么窗户纸上主要的漏气就是从那
个大孔了。这是可以根据流体力学来精确计算的。

那么,用口罩其实没有太大用的问题到底出在哪?

1. 这个口罩的罩面可以过滤PM2.5吗,即上面的微孔直径小于2.5微米吗?

如果想保证微孔直径足够小,就要买好口罩、价格高的口罩。

2. 其实这样做也没有用。

您如何戴口罩?那个口罩的边缘如何与您的脸面严丝合缝、亲密无间地接触,做到它和
你的口罩之间的距离处处小于2.5微米?否则,就是针鼻儿大的窟窿、斗大的风。没有
经过处理的空气就会从哪里漏进来。

那怎么办?难道还要每天用密封胶把这个边缘封起来,毁容破相了怎么办?

先不考虑毁容破相与否,真那样严丝合缝地封好,您早就出不来气了。因为口罩面积太
小,不至于提供足够量的过滤空气。

其实也简单,只要每个人都植入皮诺曹的基因,只要一出门就撒谎、常怀一颗撒谎之心
、一撒谎就鼻子变长。这样的大鼻子,带着一个足以严丝合缝遮盖大鼻子的大面积口罩
,就成了。口罩面积越大,过滤后可供呼吸的空气量越大,对吧?

撒谎之国、阴霾之国、满街跑大象之国,就天然和谐了。哈哈!



其实,如果您所处的当地空气质量不好(大城市,有每小时更新的报道),最好是呆在
可以过滤空气的封闭空间里。

比如,对我要去要在的公司办公室、车间、家里、大学办公室,我把里面都根据其空间
体积大小加几台空气过滤器,是5000元一台的,已经用了近5年了。汽车,也是买的那
种有空气过滤系统的。

而且,我对那些有一进门就打开窗户透气的“良好习惯”的员工严加批评。

国内市场上的高质量家庭用空气过滤器,价格一般在4500~16000元人民币之间,而且
4500元以上的几乎都是国外进口产品。

这种高价位让人承受的起吗?一个电脑、电冰箱、电视机、洗衣机、空调机、一辆小轿
车,才多少钱?

污染严重的北京、天津、南京、合肥、石家庄、济南、郑州、杭州的房价又是多少钱一
平米?

我妈妈的一个表妹,夫妇两个都是退休教师,一个月15000元左右的退休金的一半都被
人忽悠用来买各种保健品(不贱品)。我一告诉他们阴霾的危害,他们马上花7000元左
右买了空气过滤器。

今年过年,我去看望一个表舅妈,我那个差不多看着他长大的second cousin、目前政
府机关的大处长,用天津普通话跟我说,“表哥,现在人都惜命,只要你东西好,再贵
也有人买。你说的那空气过滤器,才占那么小点儿地方,我就买,不就最多15000吗”。



一个著名网络公司和一个著名手机公司,现在都做空气过滤器了。市场销售价格多少,
1500元。

这有些扯了。

坑穷人的人最坏了。



在2013年,那个当年因抗击SARS而大大出名的人,其部下一个人找到我,要用我公司生
产的一个特殊过滤用膜来过滤室内空气。比如,对有哮喘的人,所处房间的空气中的
PM2.5最好是小于25微克/立方米;对高级手术室,空气中的PM2.5要小于2微克/立方米
,这相当于南极洲上空的空气质量。

他拿走样品,去做了测量,过滤后的空气中的PM2.5值的确小于2微克/立方米(北京年
平均值是90,纽约市14.5)。

这很好呀!

可是,再根据一定面积的房间的空气量一计算,这需要的过滤膜的成本就是6000元!

如果再加上外壳、动力设备,这样一个过滤器的成本就是7000元,再加上广告费用。估
计一个这样的高级过滤器真的需要卖15000元才有利润可赚。

那么,那些大肆做广告、可是售价只有1500元的空气过滤器,过滤的是PM2.5吗?我看
过滤的是PM250。



我的纠结就来了。

要不,我不继续做废水治理这种下里巴人干的活儿了,也去做高端住宅、办公楼室内空
气过滤这种高大上的活儿?

为穷人服务?为富人服务?为的是让富人不服雾。

为穷人服务,穷;为富人服务,富。

可是我练就了为富人服务的本事了吗?

纠结呀,不搞技术了,搞买卖?好像我不是一个纯生意人的合格料儿吧?

哪位网友有经营头脑还有的是钱啊?咱们合作呀,再一块儿额外挣它几个亿呀!

咱不能让钱都让歪果仁赚走啊!

这种发财的道儿,肯定是靠广告,靠营销。因为技术研究已经成熟了,不需要做科研性
攻关了。



先不说发财不发财了,反正我在天津的住处、两个办公室,以及青岛的、广州的,都放
着一个自己设计的空气过滤器。只要www.weather.com.cn上报道的我所在的城市的空气
质量指数值大于50(包括PM2.5、二氧化硫、氧化氮、臭氧的综合指标),我就不开窗
户。在开买来的知名品牌空气过滤器的同时,也开着我自制的土空气过滤器。那句话怎
么说,卖油郎的老婆不能用水梳头。



那还出门不出门,出差不出差,户外锻炼不锻炼,还活不活?

都是要的。

但是要学二诸葛,出门要先看风水,如果空气质量指数大于80,甚至只是大于50,我还
是建议您呆在户内,在家里也能锻炼嘛。

逛大街、到别人的地盘去谈项目、游山玩水,适当地也要考虑空气质量。



控温控湿控霾,我们越来越成为装在套子里的人了。

归不归,何时归,哪儿归,考虑起来都要慎重。



回国是为了赚钱的、当官的、实现理想的、找成就感的、享受吃喝嫖赌的。但是,你的
归,是不是让那里的大地变得更沉重、天空变得更污浊?也请您考虑。



克强同志在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2015年的氨排放量要在2014年的基础上减少2%;

克强同志在2016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2016年的氨排放量要在2015年的基础上减少2%。



我不迷信,也不信仰宗教,但是我相信因果报应。我也真的希望冥冥之中有天人感应,
当中华大地水碧天蓝时,人心也纯洁些;当人心变纯洁时,中华大地也重回碧水蓝天。
可惜我知道这一切在我有生之年都难以实现。

(完)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玩美生活FunInUSA.net 华人娱乐论坛发布的海归 -海归漫谈:阴霾、咽炎、哮喘、防范- 唐人社区|北美华人论坛|海归网帖子由网友提供或转载于网络,若发布的海归 -海归漫谈:阴霾、咽炎、哮喘、防范- 唐人社区|北美华人论坛|海归网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
1&1 Hosting

Copyright ©2011 FunInUSA.com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Discuz! X3.0 小黑屋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美国华人网FunInUSA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技术支持: 美国华人网FunInUSA

安全联盟认证 安全联盟认证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